聚焦企业境外上市服务十字门金融周“跨境资本”分论坛将于横琴举办

2021年2月24日 Off By enjazdezine.com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蹄疾步稳、自贸区改革走向深入、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加快……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与直接推动下,横琴金融不忘促进澳门产业适度多元发展的初心使命,坚持服务实体经济,巩固提升粤澳合作,稳步推进各领域改革创新。金融领域开放逐步扩大,横琴境外资本规模及投资机构数量快速增长。

近年来,横琴通过出台相关政策、设立产业引导基金、搭建投融资对接平台等一系列措施,有力助推境外资本与内地项目深度对接,越来越多创新型企业在横琴聚集,横琴投融资环境不断优化,有望成长为境内企业在境外上市的新兴区域。

“在前期立法调研过程中,我们发现数字经济领域需要通过立法来固化和提升行之有效的经验做法,并着力破除体制机制方面存在的问题。”浙江省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丁祖年表示,数字经济立法伊始就受到高度关注,仅今年7月省人大常委会审议以来,就征集各种意见建议千余条,并集纳各方观点,条例经过三次审议终于落定。

第三届“十字门金融周”期间,拟于11月18日举办的“金融+跨境资本”分论坛,将聚焦“跨境资本”相关议题,探讨横琴如何在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不断深化等趋势下最大程度发挥自身优势,为粤港澳大湾区乃至全国的科技创新、生物医药、文旅会展、跨境商贸等重点企业对接海外资本市场谋出路。

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院长方兴东说,条例抓住了时代发展的主航道,其中最大的亮点就是超越了个别部门,策动全省上下和相关部门政府机构联动和协同,未来释放的力量值得期待。

11月18日珠海国际会展中心期待您的到来!

——明确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的界定。丁祖年表示,条例在国内创下多个“第一”,首次明确数字经济的法定概念,首次对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作出法律界定,首次在法律层面把发展数字经济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战略。条例要求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更加突出市场的作用。

下午还将举行项目路演活动,届时将有拟上市企业、投融资机构、专业服务机构参加。让我们预祝更多的跨境资本与优质项目在美丽的横琴岛相遇,促成更多发展机遇,书写更华丽的篇章!

——提升治理数字化水平,关注老年人数字鸿沟。记者梳理,条例还关注老年人数字鸿沟问题,要求按照优化传统服务与创新数字服务并行的原则,制定和完善老年人等运用智能技术困难群体在出行、就医、消费、文娱、办事等方面的服务保障措施,保障和改善基本服务需求和体验。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条例特地将“治理数字化”单列一章,要求用数字赋能政府治理、城乡治理、社会治理,不断优化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条件。

参会嘉宾包括相关政府部门领导、上市及拟上市公司董事长、投融资机构高管、行业专家等各方人士。届时,横琴新区管委员会副主任康洪先生将出席并致辞,横琴新区金融服务局局长池腾辉先生将从政府角度解读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背景下横琴新区跨境资本路径。澳大利亚国家技术科学和工程院院士施正荣、资本邦控股集团董事长石义强、香港交易所市场发展科内地客户发展部助理副总裁刘云志等知名专家学者也将做主旨演讲,建言献策于横琴跨境资本发展。

问题导向式立法 创下多个“第一”

企业做事有了坐标规矩,有了“红绿灯”

在监管上率先探路 释放哪些信号?

——加大激励数字经济发展的力度,制定人才扶持政策。杭州快递小哥成为高层次人才引发社会高度关注,由此,当事人能在落户、子女就学、医疗保健等方面享受照顾。根据条例,这一做法将会进一步扩大。条例提出,“加强数字经济领域关键核心技术人才培养,将数字经济领域引进高层次、高学历、高技能以及紧缺人才纳入政府人才支持政策体系”。

“条例针对当下数字经济发展急需解决的问题,明确了监管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发展,条例明确了‘优先发展’‘包容审慎监管’等理念,表明了政府大力发展数字经济的决心,让企业有了发展的信心。”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说。

今年前三季度,浙江省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提升至10.7%,数字经济已成为浙江经济增长的主引擎及主阵地。为了让总量已达数以万亿元计的数字经济具有更好的发展前景,立法保障成了当务之急。

此外,论坛还将设立圆桌对话,由资本邦控股集团副董事长王晋勇、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蒋涛、毕马威中国审计合伙人梁曦、东吴证券(香港)行政总裁罗毅、艾德控股集团联席董事兼企业服务总裁华峰、瑞丰德永国际中国区总经理李洁等资本市场实战专家,围绕“新形势下企业境内外上市路径”展开精彩讨论。同时,作为中国企业境外上市最新研究成果之一,《2020中国企业境外上市研究报告》也将同步发布!

条例引得各方“点赞”。盘石集团董事局主席田宁说,于企业而言,条例让创业者更安定,“像过马路有斑马线、红绿灯了”,创业方向更明确。每日互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方毅认为,条例亮点很多,不仅是一部法规,也是一个总纲和蓝图,为数字经济产业锚定了坐标和规矩,对于规范和促进数字经济健康、高速和可持续发展奠定了法治基础。

条例共9章62条,分别对发展数字经济的重点领域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治理数字化等方面进行规划明确。

问题导向式立法之下,数据资源如何流动也成为关注的焦点。“条例鼓励数据流动,为数字经济提供战略资源,条例推动公共数据有条件公开,为数字经济赋能。”高艳东说,数字经济是全新的产业形态,各国都在摸索新型法律制度,浙江的这一条例,正是数字经济科学立法观念的践行。

受访专家认为,条例开启数字经济创新发展、有序发展、健康发展的机遇,厘清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要求政府更多做好数字经济的基础建设,成为新基建的建设者,当好市场主体的服务者,运用市场的力量让企业成为发展先锋,提高社会治理的效率和精准度。

起草者之一、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厅数字经济处副处长黄武表示,“问题导向式的立法,可以让我们做出针对性的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加强省内数字经济跨区域合作、创新体制机制、加强政策协同,共同促进数字经济的发展。’也就是要加快不同地区数字经济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