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慢车”穿行太行山30余载承载梦想守住乡愁

2020年9月13日 Off By enjazdezine.com

中新网石家庄1月23日电 题:“老慢车”穿行太行山30余载:承载梦想 守住乡愁

7时1分,随着一声鸣响,K5203/4次列车缓缓驶出天津站,向西依次驶向武安、磁山、阳邑、井店、涉县、黎城、潞城七座“山城”。

荣斐说,虽然在“速度至上”的高铁时代,它稍显缓慢,但很方便,也不孤独。对他而言,火车带来的不仅仅是出行的便利,更联接着外界机遇,承载着梦想。

截至1月26日18时,北京市累计确诊病例63例,在院治疗病例61例。

K5203/4次列车已成为荣斐往返于学校与家乡潞城的首选交通方式,荣斐说,在沧州上大学已经3年了,全靠这趟“老慢车”。像他一样的还有许多在石家庄、天津等地上学的同乡同学。

他强调,关键要结合流行病学史,“病人是否去过疫区,是否与来自疫区的人员有密切接触,或者是否是聚集性病人中的一员,这很重要”。

“这趟车已经陪伴了我近20年。车厢里常常会碰到许多熟人,和乘务员也很熟,就像个大家庭一样。”46岁的杨姝秀说,现在儿子也在沧州上大学,每次孩子放假前,都会坐这趟列车来到娘家看看家人,再把孩子接回涉县与老公团聚。

据列车长岳玉祥介绍,从天津开往潞城的K5203/4次列车单程运行里程813公里,运行时间约13小时,沿途设23站。其前身是上世纪80年代天津西-邯郸间的537/538次列车。自1985年开行,K5203/4次列车在太行山腹地已穿行30余载,带着山区群众驶出大山。

民心工程的回家车 守住乡愁

由于这趟列车沿线自然资源丰富,太行山风光秀丽,还有抗日战争时期的战斗遗址,近年来吸引了众多观光客。这趟列车又多了一项新功能——山区旅游资源开发,为增加老乡们的收入提供交通服务。

从1985年到2020年,K5203/4次列车陪伴着沿线的民众从青丝到白发,也见证了太行山区群众从贫穷到富裕的变化。

山里孩子的追梦路 承载梦想

如今,它服务着太行山范围内7个城市170万以上人口,由于沿途山峰阻隔、地理环境复杂,日常交通不便,这趟列车便成为这里群众外出务工、走亲访友、上学出行的最佳选择。

列车值班员张炜在“老慢车”运行线路上工作了30余年,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乘客。“中国在变,春运也在变。”但在他看来,初心不变,每一位旅客顺利地登上回家的列车,每一趟列车安全地驶出车站的站台,便是他最欣慰的时刻。

在抗病毒治疗方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中推荐的治疗方式,洛匹那韦/利托那韦这一抗艾滋病药物在临床治疗中有效果。目前,该药常规用于确诊病例尤其是重症患者的治疗,同时,对患者多辅以中成药胶囊或者中药汤剂治疗。

2017年,4481/2次列车延长运行交路至山西潞城,车次改为K5203/4次,同时车辆升级为空调列车。

26日下午,记者在该院的发热门诊看到,几位戴着口罩的患者匆匆走进发热门诊大厅,先由戴着口罩的工作人员测体温。

梁连春透露,医院已制定了应对疫情的方案,且腾出空间用于收治病患。

北京佑安医院是目前北京市设置发热门诊的101家医疗机构之一,更是北京市确定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以下简称“新型肺炎”)救治定点医院之一。

来自涉县的张和生说,10年前,经朋友介绍来到石家庄打工,每年能攒下五六万元。出去5年时间,回到老家就盖起了新房。

1月26日,市民在北京佑安医院发热门诊就诊。目前,北京市发热门诊增至101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救治定点医院20家。中新社记者 张宇 摄

图为K5203/4次列车到达衡水站。黄歆尧 摄

“年过七旬的护理部退休主任、南丁格尔奖获得者陈东也请战:‘需要我的时候我将义无反顾。’”北京佑安医院宣传中心主任刘慧说,甚至曾经感染SARS的医生、护士都发来请战书。

谈到治疗,梁连春表示,病患首先要休息好、多饮水。其次,要对症治疗。

同样是新型肺炎救治定点医院之一的北京地坛医院副院长吴国安表示,目前医院已腾空一部分病房来收治新型肺炎病人,包括三个普通病区和一个重症监护病房。同时,医院在门诊和急诊加强预警分诊,做两道体温监测,“不放过任何一个潜在的病人”。

对于确诊病例,北京坚持中西医并重治疗,目前已有2名患者痊愈出院。

1969年开始,陆续许多天津藉钢铁工人来到河北省涉县,投身祖国钢铁事业。然而,他们许多人的家却留在了天津。当时从涉县到天津没有直达列车,他们的返乡之旅需要多次辗转,十分不便。

让刘慧“控制不住几度落泪”的不止是请战书。她说,这些天,发热门诊的医务人员经常收到许多陌生人送来的饺子、面包,并有附言“你们辛苦啦!”(完)

许多像张和生一样外出务工的乡友,也都是看着张和生外出富起来,陆续选择和他一起外出打工的。

1月26日,市民在北京佑安医院发热门诊就诊。目前,北京市发热门诊增至101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救治定点医院20家。中新社记者 张宇 摄

“预计医院很快就能实现在院内完成初步筛查。”他称,目前经会诊发现疑似病例后要将病例样本送至区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检测,隔24小时再送检一次。之后,还要送至市级疾控中心核检。“如果在院内可初筛,就能省去送样本的时间。”

山区群众的致富车 走向“春天”

吴国安表示,医院在全院调配医生和护士,调整到四个病区及急诊科。医院医务人员也都做好思想准备,“有很多请战的微信,‘我有经验,让我上!’”

1996年,为支援国家建设,天津市在河北涉县设立钢铁厂,为了解决天津籍职工通勤问题,天津市与铁路部门携手作为民心工程,列车延长运行交路至涉县,车次改为4481/2次列车。自此,这趟列车便承载起几代津籍钢铁工人的“迁移”,也承载着他们的“乡愁”。

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综合科主任梁连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个季节是北京市流感高发期,流感的症状与新型肺炎有相似之处,比如都有发热、咳嗽等。

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铁路经过六次大提速,进入高铁时代。随着速度更高、设施更先进的空调客车、动车、高铁的出现,“绿皮车”逐渐被淘汰。

还有3个春运就退休的张炜说,K5203/4次列车承载了他太多的青春记忆,很珍惜现在的每一天,更期待退休后以新的身份乘坐该列车,来看看老伙伴们,看看自己曾经挥洒汗水的土地。(完)

“山里的孩子出去读书基本都坐这班车。”岳玉祥说,每逢周末、节假日,就有不少学生乘车。813公里的路程,105元的票价,是还没有收入来源的学子最实惠的交通方式。

20多年前,天津籍的齐青与钢铁“结缘”,在邯郸涉县邂逅了沧州籍的杨姝秀。这趟列车便成为老两口的“回家车”、“探亲车”。

普通人如何区分是得了流感还是新型肺炎?他说,流感发病急,高烧多,且很多患者伴有嗓子疼;而新型肺炎患者多是低到中度发烧,鼻塞、流涕、嗓子疼等上呼吸道症状少见。